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心中的空白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74冊《無形之通》

圖/引自網路

(一)

我升上天界,周遊於三十三天。

我升上天界的最高境界「非想非非想處天」。

我再升上四聖界。

我領悟到「心中的空白」。

那種境界,並非是完全的沉寂,也不是完全的清淡,
沒有空間與時間的感受,沒有潛沉的色香,沒有溫柔流傳,
更不是萬紫千紅及五光十色,亦非恬淡及閒適,
那種境界,我無以名之,就叫「心中的空白」。

將來,我要到何種境界?
天上界。
羅漢。
緣覺。
菩薩。
佛。

我根本從來不去想,也從來不起分別,祇因我「心中空白」故!


(二)

我承認自己有無數的缺點,好像也有一丁點的優點。
在我的外表來說,我沒有感覺到自己的漂亮,
但在精神上來說,內在是煥發的,身體是健康的,一切均是愉悅的。

這是個人觀感。

但,當我達到「虛靜」的生命之時,我內在的生命出現,
我亦驚訝自己「心中的空白」,且聽我如此剖白:
在我的內心沒有「善惡」。
在我的內心沒有「是非」。
在我的內心沒有「美醜」。
在我的內心沒有「香臭」。
在我的內心沒有「尊卑」。
在我的內心沒有「大小」。

我這「心中的空白」,令很多很多的人驚訝,
我常常如此說:「在沒有地球以前,在沒有人類以前,
什麼是『善惡』、『是非』、『美醜』、『香臭』、『尊卑』、『大小』,……。」

請仔細的思量。

就因為我領悟到「空白」。

我超越了無形的界限,我懂得融合宇宙意識,我完全體會自然的道,
我穿越了倫常規範,我的身心完全是自由自在的,
沒有一事一物可以束縛住我,「我」成了超常的一種存在。

這就是「無形之通」吧!

在我的思想之中,「善惡」、「是非」、「美醜」、「香臭」、「尊卑」、「大小」……。
根本是沒有界限的,沒有固定的標準,全是一種概念,其判斷是因有了比較才產生的。

而我,既然明白「空白」,就沒有「比較」。

我學會不要「領先」,也學會不要「創新」,學會不要「執著」,學會不要「比較」。

我祇要「永遠流動」,因為那就是「無限」。

我不限制自己,也不去限制別人。

萬事萬物都不是我的,不去勉強求得。

我的能力很有限,但我的意念是無限,完全看「任運」。

我不會留在一個「點」上。

我毫無「功德」,因為我明白,功業的成就,完全是一種自然的現象,
就像鳥會翔空,魚會游水,地球會自行轉動。
一切「功業的成就」,也是如此才會成功的,而其實什麼叫著「成功」呢?

「成功」豈不是「失敗」嗎?

在我「無為者」的眼中,並無所謂的「成功」,並無所謂的「失敗」,
「成功」與「失敗」也是因為「比較」才產生的啊!

這是「內心中的空白」領悟。


﹙三﹚

由於「心中的空白」。

所以思想「無限」。

我的大小思想觀念,曾寫一實例,這是我與「蓮花忠恥上師」的對答:
「你知道什麼最『大』嗎?」我問。
「在馬來西亞,二、三萬人的大法會,已經很『大』了,不得了啦!」
「這我知道,我問的是大小的真義。」
「師尊有何開示?」蓮花忠恥上師問。
「我現在有十五萬弟子,算不算大?」
「算大。」
「假如增加到五十萬弟子,算不算大?」
「更大。」
「再假如增加到一百萬弟子的時候,算不算大?」
「那更不得了啦!」
「好了,假如我這一百萬的弟子,同日本東京市的人口相比,算是大,算是小?」「這……這……又小了。」
「哈哈!所以我今天要告訴你,『大』與『小』,實無定論,沒有標準衡量。


﹙四﹚

由於以上的實例,
我們明白「善惡」、「是非」、「美醜」、「香臭」、「尊卑」、「大小」。
均是沒有定論的。

「成功」沒有定論。「失敗」沒有定論。「得失」沒有定論。

「天堂」的界限是什麼?

「地獄」的界限是什麼?

有形與無形的界限是什麼?

我的思想,如同火花一閃,也許是炫目亮麗,也許是淡淡的溫度,
有愛有熱,也有品味,令人心動,是完整的包含。
然而,是因為「空白」,才會有「完整」。
沒有「空白」就不會有「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