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香花密苑的壁紙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85冊《無上法王印》

圖/引自網路

引言:

一九八九年的八月十九日,我由西雅圖的機場,乘聯合航空公司的班機,直飛香港的啟德機場。

因為我在九月十日,將在香港紅磡體育館,主持全世界性的祈福大法會。

我在香港就住在「香花密苑」。

「香花密苑」是香港蓮翰上師及眾弟子,為了我將來旅遊全世界弘法,東南亞區時,特別購置的一個「點」。

「香花密苑」是我取的一個名字,地點在香港元朗錦花園河北三街,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

最上層,是我居住的地方,有一間套房,浴廁俱全。

第二層有二間臥室,及一間密壇。

樓下是大客廳及餐廳、廚房。

入門一個車庫,另外有一個大庭院。

我很喜歡「香花密苑」,它矗立在路的彎角,在青翠的樹木之間,顯得特別雅緻。

房子甚新,佈置簡單高雅。

尤其是壁紙。

壁紙的底色是純白色,祇是略有直條紋凸凹。在純白色之上,是淺得不能再淺的藍色花紋。

這是非常淡,非常淡的壁紙。

「換掉,換掉。」有人說。

「沒有藝術眼光,才貼這麼淡的壁紙。」

然而,我說:「不要換,淡了才好。」

我想起一句話: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

我們曉得,醲是醇酒,肥是美食,辛是辣味,甘是甜味,這些東西吃久了,是會膩的。

真正的味道是「淡」。

房子的壁紙,選擇刺激的大紅大綠,選擇新奇有味的,同樣祇是一時的感受,感受久了,也一樣膩了。

所以「清淡平凡」的壁紙,才是一種恆常呢!

我告訴蓮翰上師、蓮花忠恥上師、常仁上師、常智上師,還有劉師母。
我不是要住豪華的別墅,享受一切奢侈的,要知道富豪的外表,其內心是清寒的,
一切絢麗終久也要歸於平淡,反而棲心於淡泊,苦趣反而有甘。

我說:
淡而漸濃。
濃而漸淡。
正是佛說的「諸行無常」啊!

我今天住到「香花密苑」裏來,祇想靜靜的寫一些文章,
每天清晨,二個小時的時間不要打擾我,打擾我也不開門,
我要在淡泊的壁紙之間,好好的寫作,好好的運用靈思。

我想起了人間的富豪,趨炎追求物質的享樂是永遠無止盡的,這是一種貪念的滋長。

但是他們怎知:

人情-
永遠是寒溫冷暖的。

金錢-
永遠是來去聚散的。

是「諸行無常」啊!

「師尊,汝追尋什麼?」蓮花忠恥上師問。

「自然。」我答。

「師尊,汝現在是要什麼,就有什麼的境界,汝真的不要什麼嗎?」

「是的,我漸漸達到要什麼有什麼的境界,我要屋子,就有人送贈屋子,
我要車子,就有人送贈車子,我要金錢,就有人送贈金錢,我要珍奇古玩,就有人送贈珍奇古玩……。
但是,我明白,金錢物質完完全全是來去聚散的,這些全是緣份而已。
所以趨炎雖暖,暖後更覺清寒。我的人,不刻意去追求,我祇是隨順自然而已。」

這「香花密苑」是弟子們送贈的。

但,我喜歡淡泊的壁紙。

我的一部「勞斯萊斯車」是弟子送贈的。
但,我已決定賣出。
換一部普通車了。

我在「香花密苑」的第一天,就是清晨四時起床,
打開桌燈,找出紙和筆,在清淡的四面壁紙間,寫下了「香花密苑」的第一篇文章,
這是香港時間--一九八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早上四時。

片言隻語,道出我清淡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