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芝加哥的大風雪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86冊《光影騰輝》

圖/引自網路

我坐在電視機前,注視著氣象報導,氣象報告的女播音員胸前掛了一大串彩色的玉石,
她甚至連金黃色的髮夾之上也鑲著綠色的寶石,我覺得這位西方的女子,長的很美,
她的造型極容易引人注目,有一點像印第安女人,色彩花花綠綠的,如同她的播音一樣,又快又美。

「芝加哥下雪已達四吋。」

「芝加哥下雪將達到八吋,有大風。」

「芝加哥下冰,一粒一粒的。」

我知道,在美國,西海岸的「舊金山」,會有大地震,在平原的「美里蘇達」,會有大龍捲風,
芝加哥應該是沒有地震,也沒有龍捲風,但,芝加哥會有大風雪,芝加哥是有名的風城呢!

在我將到芝加哥說法的前幾天。

「芝加哥下雪了,您知道嗎?衣服要帶多一點。」

我漠然的點點頭。

「芝加哥已經零下幾度了,地上結冰了,又有大風,在這個時候,您們去芝加哥說法?」

「我是要去,我們的行程排在十月二十日出發,十月二十一日在華橋文教中心說法,
這些行程是早在半年前排定的,無法更改。
芝加哥有大風雪,說不定連一個人來聽法都沒有。......」
我心底升起了一絲歉疚,畢竟弘法的時候,大家都無法出門,
如何會有人冒著大風雪來聽法,總覺得對不住邀請我去的蓮芳堂弟子。

我可以想像的出來......。

門窗之外白瑩瑩的一片大地,車子稀稀落落。

風起勁的刮著,雪花片片飛舞,行人均站不住腳,逃難似的躲入屋宇之中,路上清冷。

說法會場,小貓兩三隻。

我們在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時準時出發到西雅圖機場,
到了機場,才知道預定的西北班機不開,已經取消了,
這班飛機是直飛芝加哥的,理由是「氣候不佳」,飛機不飛。

經過交涉,我們改搭到「美里阿破」轉飛芝加哥的班機。

經過三小時的飛行,到了「美里阿破」,
這一問,又糟了,原來連轉機的班機也停飛了,
理由是芝加哥「氣候不佳」,很多班機停飛。

又經過交涉,在機場等候了三小時。

總算有一班飛機要飛芝加哥,我們匆匆的趕辦手續,匆匆的像趕鴨子一般的登上飛機,
事實上,飛機的班機改來改去,我們早已是一群落泊的流浪人,
祇要有飛機就好,有人搭理就好,能不迷失就好了。

我們終於到達了芝加哥的機場,到達芝加哥的時間是晚上八時。
我們一下飛機,奇怪的是,芝加哥根本就沒有雪,也根本就沒有冰,甚至連風都沒有,祇是略為冷些。

蓮芳堂的弟子告訴我們,早一個小時,下了一場大雨,
把雪化了,把風定住了,冰也沒有了。現在連雨也沒有了。

陳明揚博士說:「蓮生活佛是大日如來,芝加哥的雪化了。」

堂主蓮花艷芳說:「蓮生活佛一到芝加哥,風城的風被嚇住了。」

蓮路及蓮邀說:「明天將是風和日麗的日子,明天一定會出大太陽,因為大日如來的光明將普照芝加哥。」

我們沒有看見芝加哥的大風雪,芝加哥的大風雪祇是在電視中看到,
數小時之前的班機停飛,彷彿是一場夢,事實上它呈現在我眼前時,
根本是一個安寧的夜晚,祇有地上是濕的。

我們懷疑了。

「真的下雪啦?」

「真的。」

「真的刮大風?」

「當然是真的。」

我們問的人非常驚訝,他們回答的人反而楞了一下,
他們實在想告訴我們,芝加哥確實有大風,有大雪,
但,已經提不出證據可以證明,他們答的人自己先臉紅了。

我想到寒山子的詩。(我改了最後一句)

寒山寒。
冰鎖石。
藏山青。
現雪白。
日出照。
一時釋。
從茲暖。
顯真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