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光明風脈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92冊《禪定的雲箋》

圖/引自網路

我在「靈仙閣」的禪定中,運用了帝洛巴祖師的六不法。
六不法正是:「不想像,不思慮,不分別,不思禪定,不回憶,不動念。」

(這裡的不思禪定,也就是在禪定中,不思念自己是在禪定,如此才能真正的入定)

在完全入神的時候,有一股強光,從下而上照射,在我的意識中,自己在強光之下,變成透明的軀體,
身子琉璃色,也就是自己沒有一絲肢體的概念,也可以如此說,自己就是琉璃色的空酒瓶。

再來的描寫,純粹是當時的覺受:

當我成了空酒瓶,一股從虛空而降臨的宇宙法流,「涮」的一聲,下降融入(灌入)空酒瓶之中,
我意識到強烈的光流進入,把琉璃色的空酒瓶也融解了,自己被一團光暈全部罩住,
原來我已沉浸在一片光海之中。

我出定後,感激哭泣。

為什麼?

我的「子淨光」出現。

「宇宙意識法流」的「母淨光」出現。

「子淨光」融合了「母淨光」,形成了「和合淨光」,我完全在一片光海之中,合為一元了。

我從「氣行周遍」走到「脈生光明」,依靠的三字口訣,即是:
「持」-我將「氣」永持的周遍全身,時時在大樂境界。
「燃」-在安穩的禪定中,將「氣」化「神」,進入了「燃」境。
「光」-進入「燃」境久久,自現「淨光」也。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世人,由於二十多年的禪定的經歷,我很容易心神集中的進入凝神的地步。

我的經歷是完全真實的,我走過超現象之境界,我的驗證,絕不是空口說白話,
不要懷疑有幾分真實,我是一位真正的實修者,我練習冥思如同我的寫作一般,日日不斷。

我日日寫作。

同樣的,我日日禪定。

我的堅強毅力使我確實證明了「光明風脈」。

在「光明風脈」的第一次,那宇宙意識的法流光(母光),
真的是一股燦亮無比的光束,西藏活佛稱為「法乳」。
灌入的覺受,馬上充滿了,接著是四面八方的膨脹,如同吹氣球,更如同炸彈開花,
馬上把肉體的屏障炸得成了碎片,那光明的海,太明亮了,我已化為一朵盛開的蓮花一樣。

我自己相信,我已脫胎換骨。

我自己相信,所謂的融入毗盧性海,我已得證。

我自己相信,我可以生死自主,我可以明心見性,我明白什麼是法味,我能夠走入淨土。

我自己相信,我已經走通所謂得證的最高祕密。

我改寫一偈:
修習之根本。上師與傳承。
若得最勝果。全仗勤修習。
聖尊淨幻體。淨光具圓明。
由淨光出現。如魚乍躍水。
金剛總持體。由定持中生。
此皆表融合,母子兩淨光。

我心生歡喜,自知通達真如自性,了解佛的境界,能一塵不染,自性光明已生,正學圓滿,
可以自然發露淨明妙德,如如不動,發起真心之妙用,將來可以功德圓滿。

其實我這樣的修習禪定,在我的著作之中,看起來是「一蹴而得」的,
事實上不然,雖然早期的神奇秉賦就已存在,
但我從不間斷的追隨明師學佛學法,每日研究奧理。

我也實行禁慾,也曾誠心淡泊的苦行,放棄種種的世俗名利,茹素整年,自身尋求清心寡慾,
這種修行也記載在我早期的書中,為所有修習者立下楷模。

我到了美國之後,才在「靈仙閣」潛心修練,
放棄昔日「靈機神算」的繁忙生活,放棄爬山越嶺的堪輿生涯,
如此隱居,如此禪定,走向了寧靜坐忘的正法之路。

「禪定的雲箋」,這本書是我禪定的真實經驗,我至今都非常感激佛菩薩的安排,
我到美國,是宇宙意識的主導,祂要我理解奧祕之外,要我實修開悟。

我的努力,確實使自己脫胎換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