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雲頂高原的霧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04冊《層層山水秀》

圖/引自網路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六時。

我們乘巴士上「雲頂」。

我們久仰「雲頂高原」的盛名,那是「意氣風發」的地方,
正是人們穿進穿出的賭國,又是遊覽的勝地,風景絕黛,綺麗動人,
另外,「雲頂高原」的氣候,涼爽適暢,這是人人都知道的。

我不是賭徒。

也沒有準備一注「空前未有」的大賭注。

我也沒有穩贏不輸的本領。

我經常勸人不要「賭博」。
為什麼?因為一個人再怎麼吃,怎麼喝,怎麼玩,怎麼樂,其花費的數目均是有限。

唯一的「賭博」是「無限」。

尤其「賭博」的癮頭一沾上,就是「死路」一條,
很少人能夠回頭,「賭博」是死路一條,
但「賭徒」就是隨時都願意去死,
明知是火坑,他們仍然願意往下跳,
彷彿還死的很舒服似的。


據說「雲頂高原」的賭場,其入口是「鷹爪」,
是地理風水師的設計,人們經過「鷹爪」的屋椽,
在一剎那之間,「鷹爪一現」,你身上的財物,就被「鷹爪」給抓走了。

財物被抓走,當然落在老板的身上,這是老板的幸運,也是你們的不幸。

另外,傳說不要走「正門」,
因為正門的地板有「養鬼仔」,
這些「鬼仔」會吸氣,吸掉賭徒的財氣,
賭徒的財氣一失去,逢賭必輸。

賭場在二樓,電梯的「扶手」也不要去摸,
因為電梯扶手同樣「養鬼仔」,會吸掉賭徒的「手氣」。

一般來說。

賭博的人,相信「賭運手氣」。

對這些都是禁忌。

然而,
不管這個人賭運好,或是賭運不好,
是好人也好,是壞人也好,
是有種也好,是沒種也好,
是聖賢也好,是傖俗也好,
是英雄也好,是懦夫也好。

在進入賭場的情況之下,其結果並沒有什麼不同,
如同被人砍了一刀,賢愚勇懦都輸了。

賭場永遠是贏家,因為賭場永遠不倒啊!


到「雲頂高原」,地勢當然漸高,公路是七彎八繞的,環山而行,
若向下望,公路就像一條九曲的大河,十分壯觀。

一路上,升降起伏相當大,路面不是很寬,狹窄的地方很多,汽車喘得很厲害。

兩旁,偶爾河流蜿蜒,偶爾懸崖峭壁,偶爾茫茫蒼蒼。
隨著海拔逐漸的上昇,綠色漸濃,看見大片的原始森林,真是滿目蒼翠。
一路空氣溫潤,呼吸暢快,果然這裡「秀色」變成「可餐」。

再上去。

變成「上山雲裡鑽」。

果然是「雲頂」。

「雲頂高原」的山上有一座寶塔,
有一座廟,我們都進去參拜過了。

但是,
一到最頂上的賭場及湖,我們祇看見「霧」。

那「霧」正「濃」。

濃到走近湖旁都看不見湖。

我們什麼都看不見了─

我以為雲頂高原的湖,應該像一顆明珠,
水藍得深邃透明,空氣清涼,
湖畔的花圃繁花似錦,火紅燦爛。
一到夜間,霓虹燈點綴在其間,柳枝婷婷,遊人如織。

賭場大樓,當然是設計新穎的,
包括飯店、住宿、娛樂、餐館、賭場、運動、休閒。.....

當然豪華得令人側目。

但是,
霧正濃,
有風也有雨。

亭台水榭俱全的大花園我們全看不見。

青青高原草。

茫茫湖中水。

全看不見了。

我們上「雲頂高原」是慕名而來,不是來賭錢。
我們穿喇嘛裝,帶香袋。
我祇是來遊覽勝地,欣賞風景絕黛,
吸一吸清新的空氣,如此而已,
可是,可是,祇看見霧。

我說:祇看見霧也好,霧最樸素,也最典型,最是清淡,自有一份純樸和莊嚴。
用最閒適的心來欣賞氣氛閒適的霧,在迷離的世界,了解迷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