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難得糊塗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在我一生之中,至親的人,最早離開人間的,是我的弟弟盧昭蓉,那時他年輕,與情人戀愛火熱。

只因三言兩語不合。

便糊塗的自盡了。

一個剛剛起步的生命,永遠的沉睡著,他不會說話,也不會笑,更不會跳,也不再鬧,從此不會思考。

大家說他「愚鈍」。

大家說他「糊塗」。

至親的人,第二位離開人間的,是我的母親盧玉女,她是因為二度中風。

很迅速的離開人間。

她在離開人間的前幾年,為販賣「水晶」而奔波,在世界各國飛來飛去。

我們勸請她:

「不要那麼忙!」

她沒聽。

「供養妳一切。」

她也照樣忙。

最後她走了,不用在世界奔波賣「水晶」了,什麼都不用了,什麼都跟她「毫無瓜葛」了。

我們都說,她太糊塗了,何必去賣「水晶」!

這兩件親人過逝的事,令我的內心大大的震撼,我常常想到弟弟的死,母親的死,弟弟追逐「情愛」,母親追逐「水晶」,而我回頭想想:

「你自己追逐什麼?」

我發覺我自己也迷迷糊糊了,我這一生,同樣的愛過,恨過,做過善事,也做過惡事,歡笑過,也痛苦過,成功過,也失敗過,得到過,也失去過,有時聰明,有時愚鈍,有時清醒,有時也糊塗。

不過認真想一想。

畢竟糊塗的時候多。

我跟我的弟弟及我的母親,其實沒有兩樣,相差並沒有多少。

曾經有人說:

大家都明白。

賭城拉斯維加斯,會吃光你的錢,再放你走。

但是,仍然要去賭。

為什麼?

因為人們明知,仍然要賭,這就是「糊塗」。

當我想到這段話時,我也曾經如此想:

明明知道眾生難度。

但仍然不分白天晚上的說法度眾生。

明明知道被害。

仍然去度化他。

這不是糊裡糊塗嗎?為什麼不清醒些?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放棄?

說起來很可笑,每當一次受害,是會清醒一些,但過後,又糊塗了,如此,一次又一次的糊塗下去,原則上說來,我是一個明眼人,又有神通,也有感應,佛菩薩也會指示我,然而,明知不可能,也要做。

這不是糊塗嗎?

我真的鈍!真的笨!

有時候,好恨我自己,明明知道這個人不能度化,仍然去接近他,直到自己被害。

後來,我回頭想想──

「如果沒有糊塗,我怎麼會有四百萬弟子!」

「如果沒有糊塗!人生如何會有豐富的內涵!」

「如果沒有糊塗!我如何會思考,寫下了這麼多的書!」

「如果沒有糊塗!如何能成就大事因緣!」

「如果沒有糊塗!我會只有一個人開悟,孤寂的走完這一趟人生之路。」

我發覺,糊塗也很重要。

因為一糊塗。

什麼都「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