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本來就應該做的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第185冊文集《神行悠悠》

圖/引自網路

我終於在三昧「神行」之中,遇到了「達摩佛」。
這位達摩佛,即是天竺二十八祖、東土第一祖的那位「菩提達摩祖師」,他仍然在「壁觀」。
達摩佛的岩洞已大不相同:洞中金碧輝煌,佛光熠熠,如同白晝。
盛宴菜饌於几上。
有鼓及許多佛具,均非常精緻。
最令我感到意外的,達摩祖師不是坐在地上「壁觀」,而是離地三尺。
我向達摩佛頂禮。
我想到,達摩祖師與梁武帝的對話,梁武帝建寺養僧、造佛像、寫佛經,不勝枚舉。
武帝在天監十八年,從草堂寺的慧約大師受菩薩戒開始。
受戒者超過四萬八千人。
天監三年,四月八日佛陀聖誕,僧俗二萬人,舉行「捨道奉佛」大典。
天監十年,公告「斷酒肉文」。
天監十六年,在祭祀時首創「不殺生」。
而達摩祖師說:「無功德」。
達摩祖師解釋為:「人天之小果,有漏之因,有為功德,實是空也。」
這件古來的公案,已有很多大德論及,但,我想到,一句「無功德」豈不是把一位「佛心天子」、「皇帝菩薩」,弄得滿臉全是「豆花」。
而令後人,對於行善濟世,也裹足不前,這樣豈不是不太好?傷了行善者的心?
我心中想,卻不敢問。
想不到「達摩佛」卻已知我的心事。
他問:「是不是想和我討論『無功德』的這一件事?」
我答:「正是。一句毫無功德,固然是聖諦第一義,然而,卻壞了立志慈心濟人的一干大眾,人人都不願做善事,這如何得了?是不是有另外的詮釋?」
達摩佛說:「我真慶幸你來問我,如今我對你說。」
達摩佛再說:「這些善行,本來就應該做的。」
我一聽,大喜!有了這一句「本來就應該做的」,這一下子全明白了。
例如:
人飢,我們與食。
人寒,我們與衣。
人病,我們義診。
人苦,我們與樂。
等等等等。
這全是我們「本來就應該做的」。
又例如:有一個小孩子,爬到井邊去玩耍,快要掉下去了,身子一半在井中,一半在井邊,二隻腳踢啊踢的,試問,你看見了,救不救?
當然救,因為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本來就應該做的,不但要救,而且要急急如律令的去救,差一分一秒均不可以。
我終於完全明白達摩佛說「無功德」的意旨,在梁武帝方面,這本來就應該做的,所以做了,也是毫無什麼功德的。
如果因為「無功德」就不做,連做人的基本都沒有了,那就等著下「三惡道」了。
我當然明白達摩佛一句「無功德」的意旨,這是「淨智妙圓」的。
但世人幾人知之?
所以我說:「無功德,但,本來就應該做的。」
「做了,無功德想。」
「不做,更是無無無功德,非非非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