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歸去何處?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第210冊文集《寫給雨》

圖/引自網路

「禪師」與「禪師」的對話之中,曾說:
「多歸於一。」
「一又歸於零。」
而:「零又歸於何處?」
又:「零又歸於零。」
(涅槃了)
又:「零又歸於多。」
(輪迴了)
又:「隨緣任運。」
(自在了)
在這「歸去何處」的問題中,我盧師尊欣賞馬克吐溫說的:
「酒店關門我就走!」


有一回。
我、德輝上師、蓮旺上師、蓮鳴上師、蓮潔上師、蓮寧上師……同桌吃飯。
我們互相討論「歸去何處」的問題,蓮旺上師則說:
「我還年輕,不想早些走!」
我說:「我住你頂,將你接引!」
蓮旺上師說:「拜託!我不想那麼早去!」
蓮潔上師說:「師尊住你頂,將你攝受而去,豈有不好的?怎麼如此固執?」
蓮旺上師不語。
我心中想,蓮旺上師是一個天真的人,他說不想早走,自然有他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道理。但是,我們學佛的人,豈不知「無常」之理,豈不知「無我」之理,豈不知「涅槃寂靜」之理呢!
我欣賞孔子說的:「朝聞道,夕死可矣。」
我是一個明心見性的人,既然明心見性了,還有什麼走不走的問題?早不早,遲不遲,生不生,死不死。
我根本是:「無忌!」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看得太多了,佛陀所說的:
強者變弱。
盛者變衰。
生者變死。
這是人世間的道理啊!沒有不變的。但是,我始終認為:「年齡不是問題」,問題是在於「你活著,做些什麼?」


學一學雨的精神吧!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在「流浪」,哪一個人不是「寄居」的?
一回兒是雲,一會兒是雨,一會兒是水,一會兒又是蒸氣。……
「雨」一直在喬遷,我們豈可不祝福「雨」的喬遷之喜呢?
我對雨說:「只要幸福就好!有那種美好的感覺就好,一切隨緣吧!」
我對雨說:「這世間,有定數,有不定數,不管是定數或不定數,我們都要去融入,是不用『杞人憂天』的。」
雨!
隨時會變化,我有這樣的小小覺受。
但,把愛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