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變與不變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第147冊文集《不要把心弄丟了》

圖/引自網路

曾有弟子來問我:「師尊,佛性是不變的,還是變的?」
(這是個大問題)
我沒有回答,靜默。
弟子又問:「師尊是知或不知?」
我說:「你去讀一則禪宗的公案,是三藏禪師與慧海禪師互相的問答,就知道了。」
這位弟子摸摸頭,自己去讀書。
這則公案是這樣的:三藏禪師問大珠慧海禪師說:「請你告訴我,佛性究竟會不會變?」
慧海禪師回答:「會變。」
三藏禪師說:「你講錯了,佛性是不動的。」
「我沒錯,你沒有佛性罷了!」慧海說。
「誰說我沒有佛性,一切眾生都有佛性的。」三藏不解的問。
慧海禪師回答:「如果說佛性不變動,又如何把貪瞋痴轉成戒定慧,也能將六識轉成六種神通,又將煩惱化成菩提,轉無明為般若智。如果真如不變,那就通通不能轉,是不是?」
三藏禪師語塞。
於是三藏禪師說:「這麼看來,真如佛性是會變的。」
慧海禪師話鋒一轉:「佛性是不變的,會變的佛性,還是佛性嗎?」
三藏禪師忍不住了:「你一回說會變,一回說不會變,是何道理?」
慧海禪師回答:「須知一個開悟的人,見到佛性之後,就知道佛性和萬物的關係。不管變或不變,全是佛性。反過來說,如果沒有見到佛性的,變也不是,不變也不是。」
三藏禪師,想了想,大為驚嘆!


由「變」與「不變」,我聯想到三個問題:
有出家法師來請教我:「我們出家人,住雷藏寺,每天灑掃寺院,應對訪客,廚房採買等等,天天忙得不可開交,連自我修習的時間都沒有,這樣對嗎?」
又有出家法師說:「你看某某法師,住雷藏寺,整天坐在寺院自己的禪房,既不灑掃庭院,也不念經拜懺,不做任何事,誰叫他他都不動,他說他在參禪,外人不得干擾,這樣的法師,除了吃飯,就是參禪,這樣對嗎?」
又有法師跟法師辯論。
一位說:「隱居應該在深山!」
另一位說:「隱居應該在都市!」
另有:「是在塵世大轉法輪廣度眾生才對?」
或是:「隱居永遠不出世才對?」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這些疑惑,就是「心」的問題,一個「心」自在及「心」解脫的人,他做任何事,處在任何環境,都是有涵養及卓然見解的,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都是對的。
換句話說,一個「心」不自在的人,「心」尚未解脫的人,他不管做什麼,處處顛倒,處處障礙,處處煩惱,此等之人,通通不能轉,尚未見佛性也!
我告訴大家:這天下的大疑惑、大問題、變與不變、動與靜。……
答案全在於:「你的心自在否?你的心解脫否?心統一了一切,心生則種種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