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放生與生態保育

圖/引自網路

一對夫婦找到盧師尊說:「請問盧師尊,我有一個問題,不知可問否?」
我答:「是何問題,說說看。」
他/她說:「我的家族,所生兒女,均是有缺憾的,大哥所生的一對兒女均是兔唇;二哥所生兒子,顏面有大黑斑點;三哥所生兒女,均是白癡;而我所生兒女,卻是小兒痲痺者,是因果?還是風水?」
我屈指神算:「你祖父殺業太重,他嗜好釣魚,放鈎鈎唇,所以是兔唇;鈎住顏面,傷成大黑斑;釣起來,放入淺水,淹淹一息,所以成白癡;割括魚鱗,所以小兒痲痺。」
「這是因果?」
「正是。」
「有何證據?」
我答:「你祖父將托夢給你們!」我很肯定的說。
後來:令他們家族非常相信的是,他們四兄弟均夢見祖父來告,確實是嗜好釣魚,祖父還是釣魚的比賽冠軍。
祖父還:「速尋盧師尊,才能救治。」
我說:「那只有放生了!」

我說:我們放生,不是放死,要注意「生態保育」,這是現代環保的重點。
我們放生是順。
而放死是逆。
我認為:「宜以同類者。」
同類是順,異類是逆,也就是「放生」是放在同類的環境,同類的水,同類的魚。

例如:
「種禾當以穀」—種稻當然要稻子的種子來種。
「覆雞用其卵」—老母雞覆在雞蛋上,一定是牠自己生的雞蛋,如此才能生出小雞。
「事乖難成事」—放生亂放,不適合生存的地方也放,那就是放死,也違反了生態的保育。

我們曉得:
「燕雀不生鳳」—燕子或麻雀如何能生鳳凰。
「狐兔不乳馬」—狐貍和兔子不能餵馬吃奶。
水不向上流。
火不向下燒。
我們了解了這些道理之後,對於「生態保育」已經有了初步的概念。

很簡單的說:
榴槤一定長在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在台灣,榴槤種不起來。
當歸一定種在中國,台灣種當歸,就沒有當歸味。
椰子樹在熱帶。
老虎在印度、中國。
獅子在非洲。
………………。
放生魚類,一定在同類的魚,同類的水,同類的環境,同類的溫度。
動物、植物、礦物均是如此,生態保育的觀念,當依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