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巧妙的奇遇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6冊文集《靈機神算漫談》

圖/引自網路

六年前,即是民國五十八年,某一天,母親要到附近的一間廟裡拜拜,我那時是基督教,按理說,我決不會跟母親去的。
但是,那天清晨,我做了一個夢,很奇怪的夢,夢見我爬山,很高很高的山,就好像山頂有一間古老古老的廟,
我身不由己的走了進去,奇怪的是一點也不害怕,好像頂熟悉回到老家一樣,
廟中塑雕了許多的神像,有的慈祥低眉,有的如怒目金剛,我輕輕的躡足走到大殿,一位老道長面我而立。

老道長合合掌對我說:「才來嗎?我等你很久了。」
「道長和我素不相識,如何有約?」
「怎麼不識,遍歷三教,遨遊四海,五百年一會,就算你墜入幽冥地獄,充當惡鬼,我亦認得你本來面目。」
「道長,這怎麼說?」
「不打你,你不知道。」
道長舉起拂塵,望我頭上擊下,我哎啊一聲,嚇出了一身冷汗,夢也就醒了過來,
我一向很少做夢,祗有這個夢最清楚,那天剛好是星期天,母親要到廟裡拜拜,身為基督徒的我,竟然也跟著去了,
當然,我是去玩玩,我不點香,更不會向菩薩或神明磕頭,我把廟當成名勝一樣的參觀,
在那時候,我譏笑一些向菩薩低頭的人,尤其穿著西裝的大男人,跪地膜拜的一副虔誠模樣,可笑極了。

那所廟不大,是中小型的廟,廟名是「玉皇宮」,
所謂玉皇宮就是玉皇大帝廟,廟裡的住持卻是和尚,叫釋慧靈,
廟裡菩薩不少,大多數我均不認識,
那天,也不知是什麼節日,拜拜的人不算少,擠來擠去,煙燻味很重,我躲到廟廊外小立。

這時候,我注意到那些人當中,有一位穿「青衣」老婦人,年紀約五十幾歲,
她跪在神明面前,模樣好像跟神明說著話,有很多人站在她身旁,似乎她替眾人解答問題。

過了一會兒,
她突然的站了起來,叫聲:「誰是盧勝彥?你們當中誰是盧勝彥?」
我站在廟門外,然而我也聽見了,母親也聽見了,母親趨上前去問她:「請問你找盧勝彥有事嗎?」
「不是我找他,是菩薩神明找他,快叫他到這裡,菩薩有事吩咐。」那位青衣老婦人急促的對我母親說。

於是,我站在那位老婦人面前,那位老婦人長得非常奇怪,
一眼生上,一眼生下,嘴略歪,奇醜無比,周圍的人說,她一眼生上是看天(神),一眼生上是看地(鬼),我莫名其妙的站在老婦人眼前。

「你就是盧勝彥?」
「不錯,不知有何指教?」
他跪在菩薩面前,同菩薩喃喃私語,而後轉頭問我:
「你是基督徒吧?」
「是的。」
「你在XX單位服務?」
「是的。」
「你大學畢業對不對?」
「對。」
「今晨指點你的夢,你知道嗎?」

我這下竟呆住了,這位跪在我眼前的老婦人,竟連我清晨做的夢,她都曉得,
然而我做了夢連誰也沒告訴過,包括母親,我是臨時起意到廟裡閒逛的,這真是不可思異的一件事。
她接著再問我,我無一不是答對就是答是,反正她講的,完全附合,沒有一件是不準的。

「菩薩盼你能站了出來,替菩薩行善行,傳道解惑,發揚佛家精神,揚善抑惡,今天世道人心敗壞已極,一些邪人小醜,故意披著神佛的外衣,而幹些傷天害的事,
替人看相,詐財騙色,舌粲蓮花,妖言惑眾,正道沉淪,邪道興起,今後你的責任重大,菩薩見你心善,行正,因而要你替天行道。」
「我,我什麼也不會啊!?」
「目前你什麼也不會,但,你若跪下,樣樣就會了,我不騙你,來,你跪在我的身旁,雙手合掌。」
我學著她的模樣,跪在菩薩面前,雙手合掌,那時圍觀的人不少,連住持釋慧靈,母親全站在我身後,
我雙眼一閉,奇蹟突然出現,因為雙眼一閉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道毫光,
毫光中現出三尊在蓮花座的菩薩,七彩的金身,光華璀璨,我說這絕對不是夢,絕對不是夢,而是親眼在大白天中看見的,
中間的那尊菩薩開口說:「一心學佛。」,左右兩尊菩薩開口道:「一心學法」和「一心向善。」說完話,即刻隱去。
接著從空中降下一道金光燦爛的紅布,布上寫上二個大的金字,「忠義」二字,
耳聞不知何處傳來的聲音:「今玉帝特頒下【忠義】二字作為你一生做人處世的準則,凡事先問心性,可行與不可行,仰不愧天,俯不愧地,自自如如,道自永生,自自如如,與天地共存。」
紅布上寫金字,我親眼所見,毫不虛妄。
「你看見了嗎?」
「看見了,也聽見了,但,這怎麼可能呢?!」
「天下的事,很多令你想也想不到的,
今天,你總算看見也聽到了,慢慢的,你也會了解冥冥中的寄異世界,
你就會變成與一般不夫不同的另一個人,看到人所看不見的,聽到一般人所聽不見的,感覺到人們不能感覺到的。」
穿表衣的婦人說:「神明會慢慢的指點你。」
在那廟裡,我不相我遇見的是真實,但,事實令我不得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