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靈魂的真知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0冊《靈機神算漫談(續)》

圖/引自網路

今天世界上,研究靈魂的學者不算少數,在歐洲、亞洲、美洲,也多少有靈魂的傳說,
在倫敦大學和美國大學裏,亦有靈魂學的課程,他們研究菲洲的巫術及印度的波羅門咒術,
這些人對奇奇怪怪的靈術充滿了好奇之心,但是,其結果是一知半解,好像知道,但,又好像摸不着邊際。

靈魂的本身如空氣,無臭無味,如電,無形像,如射線,給人毫無感覺,
然而靈魂的顯現可以借物使物,借物復現,借物發生一股奇怪的力量,如人的神經系統,
意識中的潛在因素,在不知不覺中突然而然的貫通了。
所謂外國人的「靈媒」,就是給靈附身的借體,在我國就稱為「乩童」,乩童就是給神鬼附身的人。
在靈魂的本身能力來說.並不是全是一個樣的,其靈力有大有小,
這種情形最像電力,有些電流是高壓電,一接觸就是死亡,有些一接觸就得心臟痲痺,
至於電力較小的,使人渾身顫抖不止,而最小的電力則起不了什麼作用,
目前據我所知,一般神明降乩,電力不大,使乩童顫抖不止而已。

靈魂的復現,如同電視的傳播一樣,其顯現如同電視螢光幕,這全是因子的問題,
我們人體內的靈體若具有靈眼的因子,必然可以常常看見靈界,
這情形如同你身體就是一具電視機的結構,具有收視收聽的本能,且有靈敏的天線。
這種人我見識過不少,有些是天生的,也有突然間看得見的,
然而祗要有一次的經驗,以後必然可以再看得見,除非那看得見的因子消失。

平時,我的身體能接收靈界傳來的聲音,在我國來說這是「靈耳通」,又稱為「聽音術」,
最早的時代就叫「耳報法」,這情形如同收音機一樣,祗要你身體內的靈魂頻率和靈界某靈的頻率相吻合,
那一定可以接聽靈音,靈音傳遞加電話聲,有時大,有時小,甚至亦有噪雜的聲音出現。
有時亦有干擾的現象出現,這如同我們的頻率處在兩座電臺的中間,所產生的干擾一樣。

神經失常的人,有時能看見亡魂,有時能聽見鬼魂講話,我們稱之為神經錯亂,
但,我却認為他們的看得見和聽得到,其實有些是不假。
神經衰弱者其靈體失去自主的作用,往往肉體受到靈界邪靈的侵襲,
於是邪靈借體而生,產生了鬼哭神嚎,囈語連連,時好時壞的現象。
所謂神經失常者和真正的靈媒乩童,差別並不大,
我不是故意侮辱乩童,其分別處,在乩童的附身是短暫的,且是有意的,
而神經失常者是長久的,不能自主的一場大混亂。

要想了解靈魂的世界,最要緊的不是從事研究,而是把自己練成「靈魂復現」之體,
以你本身的「靈魂」去接觸外界的靈魂,這種啟動原始真靈的方法叫「啟靈」,
經過我歷年的研究,深知「啟靈」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一回事,
然而世人大半不知而已,「啟靈」之後還要「練靈」,練靈事實上比啟靈困難多了。
若能成功,看見靈界,聽見靈音根本就不是大問題,這時當可知道,我盧勝彥所說,句句不虛。

我不是天生的陰陽眼,而是接受靈師三山九侯先生、清真道長的教導之後,才完全貫通自己的靈智,
我喜歡同天眾神佛為友,去親近祂們,我也喜歡同鬼為友,很多鬼的性情比人更單純更善良,祂們是可敬又可愛的鬼呵!
我總覺得人反不如鬼可愛,人心自私,人心嫉妬,人心醜陋,有些地方比不上鬼的憨直,
所以我樂於親近祂們,弛們亦視我如兄如弟呢!

我曾在北部金山至野柳一代測量,曾看見畢生中僅見的「怪靈」,
這些怪靈如同小孩狀,頭大如芭斗,身軀矮小,
在海邊一羣一羣的嬉戲,見到我,跟着我大喊大叫,跑起來頭左右幌,我告訴我的朋友,他們都不相信。

我有幾位小鬼朋友,祂們大半是小孩子就身亡者,有的因病而死,有的因異外喪生,陽壽未盡,魂無依靠,
土地公公憐憫,暫時收留,祂們有時半夜找我。

「盧大哥,講故事給我們聽。」

心地很同情這些無依無靠的亡魂,往往講故事講到一半,想起祂們身世,悲從衷來,
和祂們相擁大哭,人生之悲,莫此為甚矣!

靈魂的存在,在天地之間皆有,熱鬧市集亦有,雖無臭無味,
但,若具有無臭無味之靈體去接觸靈界,自然神奇非凡了。

今天,
唯我有這個膽量正告人類,靈魂真有,你本人也具有,且在你的四周亦有靈魂的存在,
你若學會啟靈,當知不妄,絕對真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