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流淚的真諦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30冊《禪天廬雜記》

圖/引自網路

當每一個人,降生在現實的地球上時,
每一個人都「呱,呱」的哭了。
而我似乎比一般人的哭,多出了一項的哭。
因為我出生的那年,
因避飛機轟炸,父母逃難鄉下,我在豬舍牛坑中出生,
由於燈火管制,一黑暗,我就哭,
於是未滿月的孩子,被抱出來看星星,
而我只要看到天上的亮亮星辰,我才會停止哭泣。
也許是這段因緣吧。
一個男孩子,就成了愛流淚的孩子。

我常常覺得,
我愛世界上所有的人,
這是我對人類的愛。
感情的豐富,與自己心靈的純潔相結合,
就產生了這種天地間無私的品格。
說自己擁有這樣的思想,實在是太不自知量力,
但,事實上,我的愛心不是自私的,更不會局限於小小的範圍。

曾經有一位年輕人怒氣沖沖的跑來找我,
指著我就大罵:「盧勝彥,你這個魔鬼,我母親本是虔誠的基督徒,
現在因看你的書,她又把祖先的靈位重新供奉起來了,
這樣一來,她就判教了,這件事你要負全責。」
我聽完這位年輕人的指責之後,
我問:「你們全家都是基督徒?」

「當然是的。」

「那你們祖父祖母呢?」

「當然……不是的。」

我說:「一個人的信仰,來自每一個人的自由意志,
與他自己深深的感受,不會是一種『限制與強迫』,我相信真理,
但,不會強迫每一個人要相信,
因為強制性的行為將是一件令人難堪而且毫無意義的一件事,
就拿你來說,你會相信我嗎?。」

「我不信。」

「是的,這就是信者自信,不信者不信,信不信全在個人的自由意志。」

我隨同那位年輕人到他家去,
他家中的兄弟姐妹一看到我,就交相指責,
我不說一句話,我對他的母親說:「伯母,你還是信仰自己心目中的基督吧!
基督活著,是活在人們的心中,而不是外表的形象,
祗要你認為是真理的,你就去信祂,
但,基督是以博愛為基礎的,
所以信仰基督和尊重自己的祖先,本附合基督的博愛,這是不會有衝穾的。」

「不可以,這是祭拜別的神。」她的孩子提出異議。

「信仰上的虔誠當然是必須的,
但是在個人情緒上和精神上,我覺得飲水思源的祭祖也需要,
因為那是我們中國人的孝道,這樣才會使我們心境和平。」我義正辭嚴的說。
我又說:「所謂博愛,就是大公無私的愛,孝親之道一包容其中。」

我同那位伯母談了很久,
向她解釋「神境信仰的無限」,
最後她同意仍舊信仰基督,
這使得她的孩子在沙發上大跳大叫勝利。
而我同時要求,在他們的客廳上,仍然釘上祖父祖母的慈顏照片,留供後代子孫的思念。
當我離開他家時,
那位年輕人對我說:「本來我想狠狠的揍你一頓,
但,現在不了,我發覺你的想法不是狹小的,而是廣大的,
我現在已知道,博愛就是廣大的愛,而不是狹小的愛。」他同我握握手,緊緊的。

而現在為止,仍然有很多人無法諒解我,
而我祗有流淚,我不分辯什麼,我閉口不言不語,
天哪!
何以人類的心靈無法像天一樣廣大,而要像蝸牛的觸角一樣,狹小的觸過來觸過去呢?
我的流淚,盼望上天賜給我勇氣,使人們增加對我的瞭解,不要給我帶來太大的災難。

「流淚不是懦弱,而是感情的陰雨天,所祈求的就是瞭解的陽光普照。
痛苦的人心中淌血,傷心的人流淚滿面,多少人指向他,多少人不瞭解他,然而他必然來了。
祗是憑藉真理與道義的支撐,以他的大愛,醫治那個發出怨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