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最愚蠢的守屍靈魂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34冊《輪迴的祕密》

圖/引自網路

人的生命,不過懸於一呼一吸之間而已,
若一息不來,便成了伸腿瞪眼之屍,
俗語說,氣歸氣,土歸土。
氣者,靈魂也。
土者,肉體也。
靈魂之事,冥冥中皆存在耳,
雖有鬼神難測,虛無飄渺之說,
但,天地之陰陽,天道昭明,毫釐不爽,豈不是靈魂存在的一大明證。

目前由於是科學昌明,物質鼎盛的時代,一切事情皆以科學為依據,
若科學尚無法證明者,便一概的否認其為不存在。
於是這種緣故,很多自認為知識的學者,便祇重視物質的成就,
對「心靈」的東西,加以反對和打擊,並棄之若敝屣。

這些自認為「現代」的人,根本不相信有「靈的世界」,
且認定宗教是一大無稽的謊言,
由於如此的見解,無形中影響了社會人心的變遷,
每個人皆認為生命僅僅是短暫,
生不知從何而來,死皆歸於幻滅,死後沒有靈魂,也沒有所謂的報應,
如此一來,活著的人唯有爭權奪利,拼命享受肉欲的滿足,追求物質上的奢侈,極盡榮華虛浮,
因為這些人早已否認靈魂,不知有「靈的世界」,且認定死後什麼都沒有,
既然沒有天堂地獄,還怕什麼報應,強取豪奪,享受到死光為止了。

我覺得這些人所以如此的愚蠢,並不能怪他們,
因為他們完全是受現實社會的影響,
雙眼所見的現象界,祇有物質,「心靈」並不存,
在繁華的刺激,暫時麻醉了他們的神經,
人生的意義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凡事以摸到的,看到的為主,
如此,要他們相信確有「靈界」,實在愈來愈困難。
他們研究存在主義,
當然認定存在以「肉體的存在」為真我實我,肉體死後,一切全空。

就是這種觀念的存在,使我發覺,「守屍靈魂」有增多之勢。

什麼是守屍靈魂?據我所知,可分兩種:
其一,由於愚蠢的「死後全無」觀念的存在,
有些人死後的靈魂自認自己完全完了,
所以復甦的能力幾乎等於零,
靈魂同肉體一齊埋葬在土中,
肉體和靈魂不分開,
靈魂的知覺也不知何者為生,何者為死,
如此一躺,就是百年、千年、萬年,甚至一輩子永遠醒不過來了,成了完完全全的幻滅,這是觀念的執著,
認為「真死」,使得靈魂復甦困難,
這是道道地地最愚蠢的守屍靈魂,
若無其他因緣,便長埋地中。

其二,有些靈魂可以自行脫離已死亡的肉體,
然而,他平時太重視自己的肉體,太愛惜自己的肉體,不曉得肉體僅僅只是一具臭皮囊,
因而,他的靈魂捨不得離開自己的肉體,成了愚蠢的守屍靈魂,
見肉體入土便跟著入土,或者徘徊在墓地四周,捨不得離去,緊緊的守住屍體,寸步不離。

由於這種真實的現象,
我發覺那些自認為最聰明的知識份子,平時不相信靈魂,
這些人因為固執己見,死後泰半變成「守屍靈魂」,
生前聰明,死後最愚蠢,
這大概是他們根本想像不到的一件事,
「物質知識」在靈魂界完全用不著,人類的知識份子成了最幼稚的學生。

反之,
常用「心靈」者有福了,
他們的靈魂最輕巧,有真知真見者的靈域更是高超。
因而,我體會到一句話:「在人間受苦的修持者,他們的靈魂得福報甚大,
而在人間享盡福份的人,他們的靈魂群聚在卑賤的角落,永遠不敢抬頭。」

我曾經在傍晚時分,經過花壇的李子山,李子山是墳墓區,
我看見木麻黃的樹下,站立一個目光呆滯的老者,一動也不動,他也看到我,然而他若無其事一般。

「老先生在此為何?」

「吾真死矣!自覺無味而悲。」

「塚中人是先生否?」

「正是,吾真死矣!吾已死。」老先生喃喃。

「人祇知此身是我,因有形像可見,哪知此身有生有滅,
人人都在拖這死屍,先生如今屍身放下,難道還不覺悟嗎?」我開導他。

「少年人,你莫胡言,人死豈可復生?人死豈可復生。」

「老先生,原來的我愈死愈昭靈,更不可思議,靈魂才是主人公,難道你不信?」

「萬無此理。萬無此理。」老先生守住木麻黃下的孤塚,真是冥頑不化。

像老先生的這種靈魂,比比皆是,
他雖已成靈魂,而猶不知有靈的世界,最愚蠢的靈魂,莫此為甚了。

我內心悲痛的是:「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此偈不悟,天人同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