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敬神的道理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38冊《盧勝彥談靈》

圖/引自網路

有很多很多的人,以為盧勝彥撰寫靈書,談神說鬼,這個人迷信鬼神深矣!
而且此人自言「通靈」,在廿世紀更屬荒謬絕倫。
科學時代,神話已被科學破除得躲入「無法解釋」的夾縫,實在無法抬頭了,
這世界上根本沒有鬼神,鬼神全是人類無法解釋自然現象的幻覺創作。

也有人說,「靈書」的出版,是作者譁眾取寵,故意聳人聽聞,製造個人的聲名,
這種以「迷信」獲得的聲名,實在要不得。

這些道理,我自己是知道的,
但是,我始終認為,我的信仰是「正信」,而非愚夫愚婦的「迷信」,
正信和迷信在表面上看不出,而內在的差別甚大,
在這方面,我必須為了出來,以期對讀者有一個交代。
我曉得「迷信」的壞處甚多,例如寺廟多了好不好?我說不好。
迷信鬼神好不好?我說不好。
日日朝拜燒香好不好?我說不好。
求子求壽求福求病癒好不好,我也說不好。
這些道理我懂,我絕對懂得的。

「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
這句話是「教」可以使人心悅而誠服,此問題在一個「教」中,
教就是教人為善,教人不為惡,這是正信。
而「神道設教」往往被誤解為「祀神求福」「祀鬼免禍」,
這和善惡二字毫無相干,若存有私心的祀神祀鬼,就不是「教」了,
若是宣傳祀神可得福,祀鬼可以免禍,拜一切木石蛇馬牛。
並未行善,而拜祭就賜之以禍,並未行善祀鬼就可消災,那這是天道不公,「迷信」。

我認為敬神祭祀,也有三種「正信」的意義:

第一種是表示不忘本的,
我們人人皆有祖宗,皆有父母,慎思追遠是一種美德,所以不祭祀祖宗就是忘本,
忘本的人,自認無根,他的心腸是澆薄無恥的,和禽獸並沒有兩樣啊!
目前有許多現代知識份子,自認時代頂尖人物,崇洋媚外,主張廢棄祭祖,
他忘掉身中的血液,是炎黃子孫的血液,而祭祖就是「教」,教大家莫忘源遠流長的「根本」。

第二種意義是我們受其教導,
對歷史上的聖賢豪傑烈士,我們對他由衷的敬意,
因為聖賢豪傑烈士是我們的榜樣,他們的一生是謀求人類幸福的大善行者,
我們尊敬他,對歷代偉人表示敬意,
主要的意義,在於他們的言行,是教導我們的方針,
所以祭祀就是「教」,在祭祀中教導我們成為聖賢豪傑和烈士。

第三種意義是代表感謝的,
例如黃帝發明指南車,我們感謝軒轅氏的發明而祭祀之,這是感謝。
大禹治水有功,削平了洪水大難,我們尊之為水官大帝,感謝大禹對人類的大功勞。
我們尊敬佛,是因為佛法大慈大悲,我們感謝其慈悲而敬仰之。
所以敬佛也是代表感謝的。

「不忘本」「教育」「感謝」就是「正信」的敬神方法,
而「神道設教」,就是要我們去學習如何做一個聖人,
進入神聖的境界,去學習真理道理,這才是「神道設教」真正的意義。
而世俗人的迷信,統統以為一個人祇要燒一點香,
對菩薩叩幾個頭,燒金銀紙錢,祭一祭福氣就來,拜一拜就可以免禍,
那祭祀的「教導」意義就完全失去了,如此,就是「迷信」,純粹的迷信。

今天的世人,往往誤解燒香拜佛就是修行行善,
其實燒香拜佛是各人的私事,和善惡也是無關的。
若燒香拜佛能深入經藏道理,學習佛的慈悲,
喜歡濟人之急,救人之難,大慈大悲,這才是「正信」的教徒。
但,若愚夫愚婦,把頭磕破,把經誦破,把金錢全奉獻燒香敬果,
而不明白「敬神的道理」,不互相扶助,不互相救濟,那真是「迷信」之妄徒了。

正信者的祭祀是不忘本,學習和感謝。
迷信者是求子求壽求福與求病癒。
同樣的燒香拜佛。
卻代表兩樣不同的心意。
正信和迷信在形式上相同。
但,在心靈和行為上卻完全不同。

到今天為止,我撫心自知,我完全走在一條正信的道路上,
而許多人一向迷信和正信根本不分,更有人完全不信,
這是何者才對,敬請讀者匡心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