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黑暗的慾流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52冊《小小禪味》

圖/引自網路

有一位在雷諾的修道人來見我,他白天在一家公司打工,抱獨身主義,
這位修道人姓朱,年齡四十三歲,在二十多歲時,拜一位姓曲的道長為師。

朱道長曾立下誓言,在有生之年,學成道法,立地成仙,
所以四十三歲了,有幾次結婚的機會全放棄了。

他來見我,是向我問「道」。當然,他在雷諾,也聽到我的盛名。

「蓮生上師,我修法二十多年,日日行善,一件惡事皆不敢為。
但二十多年來絲毫一點點感應也沒有?」

「您行了什麼善事?」我問。

「我曾救了人,有人發生車禍,我用自己的車載他到醫院,這救人已經無數回了。
有生意人在巴西經商失敗,全家人欲自盡,是我勸解他們,也資助他們。
有很多國內來的人,舉目無親,他們要生存,都是我幫忙的。
我所行的善事已經很多很多了,數也數不清了。」
他又接著說:「上師出版的書,我都介紹很多人看,我也印經書送人看,我早晚都靜坐,
到今天,就是什麼應驗都沒有。」

「按理說,善惡交感,定有應驗,這當中必有其理。」

「是啊!我行善多年,好的報應非但沒有,倒是壞運氣常常降臨,
上司對我的印象很差,藉故找麻煩。
幫助人,反受埋怨。
金錢借朋友,也被倒了。
自己生病都很重,開刀也開了二次,就連車子也無緣無故拋錨。」

好吧!我幫您觀察一下。」我請他在客廳坐,
自己卻到三樓的閣樓閉目靜坐我觀察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到雷諾去了,到朱道長的家中去了,在精微的禪定中,我看竟一個非常黑暗的房間,
我依靠著「黑暗影像及自己神經振波」的幫助,用「觸摸」找出一堆書出來,
這堆書竟然是「CINEMA」、「OU1」、「SEX FREAK」、「LIVE 」……等等。
我由於看見書及分辨書,竟使我驚呆了,啊啊!

朱道長家中的佛堂,很莊嚴,供奉了一尊玄天上帝及一尊鬼谷先師,
其靜坐的地方,也很合宜。
我在這一剎那之中,去而又回。

我對朱道長說:「您供奉的玄天上帝及鬼谷仙師非常好,您有空也幫人占卜嗎?」

「替人占卜是業餘的。」朱道長說。

「朱道長」我嚴肅的對他說:「我如今已覺知您的一切了。
我盼望您不用隱瞞我,我知道您不用行為來犯罪,但您卻用意念犯罪。」

「意念犯罪?」朱道長不明白:「意念犯罪。」

「您珍藏了一大堆書,在一間暗室。」我說。

「上師全知道?」他大駭。他慌忙的向我跪下來,請求懺悔。

於是,朱道長原原本本的道出他的一切。

朱道長的修道,原意是向善的,他立下誓言,不結婚,一生追求道功,就想立地成仙。
但,這個社會是五花十色的社會,他的眼睛,經由周圍環境的撞擊,
他的耳朵,聽見一些話語,耳朵由於聲波的媒介,
他的腦海中,被「黑暗的慾念」所緊緊的抓住,
在夜晚睡眠中,便用自己的手來觸摸自己的肉體,
把眼見耳聽,聯繫成了腦海中的形象。

朱道長明知不好,也常自我控制,但身中的慾念卻不聽使喚,愈控制,其反彈之力反而愈大。
他進到「SEX」的書局,搜購刺激的女體形象,
他的表面是修道人,很嚴肅,從來不去從事確實的「做」。
但,他僭行書的形狀,採取了意念上的那個形態。

朱道長嚴重的時候,一見女人,便想到那方面去了,成了一種無法控制的「意淫」。
一個人眼睛一閉上,就是書上的圖片全出來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搜購珍貴的「春冊」,也珍藏了三尊「歡喜佛」,
他在自己的家中,隨便脫光了自己衣服,就做著醜陋的動作,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後悔。

我聽了朱道長的述說之後,深深體會到「觀想」的原理。
朱道長看書,但他的意念完全被書內的圖畫所引住,而自身變為畫中之人,
雖然朱道長是朱道長,書是書,但二者已經合一了。
這是朱道長的意念「觀想」抓住了書的型態而不放,
這種密切聯繫的結果,產生了變質,在不斷的影響之下,逐漸形成「融入」,
到最後,意淫的心靈便逐漸的顯現,產生了這個人的特性,
換句話說,朱道長的修道,是走到歧路上去了。
沒有觀想成「仙」,卻觀想成「飄飄欲仙」的欲仙欲死。

「蓮生上師,救救我。」

「我當救您。」我說。

「第一,回雷諾之後,把淫書畫冊全燒了乾淨。
三尊歡喜佛,送回古董店,轉賣出去,一切眼不見為淨。
嚴禁自己入『SEX』書店,不看色情電影,不聞靡靡之音,完完全全保持了不見不聞。」我說。

「是的。是的。」朱道長:「一定辦到。」

「第二,回去之後,專修觀想法,把最莊嚴的佛像印在自己的腦海中,
把淫畫春冊的想念,澈澈底底的打碎,
否則您的意念犯罪,勝過一切結婚過的男女青年,
您日日行善有什麼用?日日靜坐有什麼用?
凡是被您見過的女子,您均用意念把人家強暴了。
這種犯罪雖不必負刑責,但在佛法上,也是罪,不但是罪,也要受報應的。
平實修持之外,常到外面走走,看一看山林田野的自然風光,培養光明開闊的心靈。

「是的,是的。」朱道長說:「一定辦到。但,慾念來時,很難控制啊!」

於是,我教授他一法,如下:
每回當性慾衝動之時,也就是男性體內生精的時候,也即是「精足」的時候。
而女性修道,其慾動時,及「血經」來之前。
此二時,就要修持「收攝」之法。
此性慾之衝動,祇要是人,都是不可免除的,這是生理的自然現象,一點也不奇怪。
若強去抑制,也不一定是好,所以「修道人」要知「收攝法」。

此法在床上做,右側睡的吉祥臥,心臟在上方,右腳可伸直,左腳放右腳上,略曲。
右手放臉之旁,左手放左腳上。
記住「提肛」,所謂提肛就是肛門提起,忍住大便的形態。

再來是完全呼吸,用意念把吸入之息,進入丹田,再呼出息的時候,把「精氣」由「尾閭」提上「泥丸」。
由於「完全呼吸」的作用,便把「精氣」向上「收攝」了。
這即是修道人常說的「回經補腦」。

一般說來,正確的完全呼吸,配合提肛,祇要十次的完全呼吸,便把「精氣」化為無形,
慾念也沒有了,夜間不再胡思亂想。
這方法靠的是「觀想」、「呼吸」、「提肛」三者互為運用。

天底下的修道人,若不明白此法,當慾念來時,何人不尿床?
「黑暗的慾流」,可憐的佛門弟子,都成「尿床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