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潛意識之魔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53冊《佛與魔之間》

圖/引自網路

我的一位美國弟子,我給他法號叫「蓮鑼」。
意思是時時打鑼,敲出了大聲音,時時提醒他注意,不要被「潛意識之魔」吞噬了。

這位美國弟子是浪蕩。

未皈依我之前。

吃「海洛因」。

恣情放縰,每夜在酒店飲個爛醉,或泡「踏普力斯」如郎。
打女人的妄想,心猿意馬,隨聲逐色。

「蓮鑼」來皈依我,
我告訴他華嚴經裏的一段話:「一切眾生被愛網纏縛,被無明覆蓋,隨流而轉,不能出離,
被關在困苦,籠中,祇造魔業,福德日日減少,
永藏疑惑,不見安逸,不見解脫,永在生死輪中,輾轉不息,浮沉於苦海泥濘之中。」

我告訴「蓮鑼」,淫欲是人的大欲之一,
從自性中奔流向外,人的精氣,一點一點的向外漏掉,這就是生命福慧一點一點的步向死亡,
你若想修行,就得把女人拋開,勿黏著女人。

我問「蓮鑼」:「女人給你什麼?」

「有一點點溫馨,但很快就消磨掉了,一消失了快感,便感到懊惱不堪。」

我盼望「蓮鑼」,交一位真正的女朋友,結婚。
斬斷其他的一切邪緣,過一位修持者的生活,格外留神自己的一舉一動,
從前的一些壞朋友不再來往,一些風塵中打滾的女人斬斷情絲,不再吃「海洛因」。

我教他密法,拿「白拂」掃去他的魔障與污垢。

「蓮鑼」三天後又來找我,告訴我這三天,做了三個夢:

.第一夜的夢.
他夢見自己到一處大海,那海面平靜極了,就像一個藍色的大舞池,
而在不遠的地方,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向他招手。

那如子美得像天仙,全身穿白色的絹絲,金色的髮絲,曲條阿娜,真是國色天香,
他擁她,翩翩起舞,頓時快樂如仙,不知何處傳來美妙的音樂,
鼻子中盡是吹氣如蘭,手握柔夷,環細腰,臉貼著臉,真是快樂的一剎那。

但,再細看那女子的臉,郤怪了,
原本是金色的髮,變成枯槁的灰色,尖挺的鼻,變成長長的鷹勾如巫婆,
媚眼如波露出凶光,口裂流出血,在一剎那之間眼鼻口耳七孔流出血來,
白色的絹絲衣服也化為爛布,原本如馨如蘭的香習,化為陣陣惡臭。
這醜惡的巫婆緊緊捉住他,令他無法動顫。

他大叫而醒。

.第二夜的夢.
他夢見同一位過去的女朋友上床。
這位女朋友據他自己的描素,是相當漂亮的,身材很美,金色髮,眼睛很美,服務於酒廊,
他同她曾經好過一陣子,最後她拋棄了他,同別人結婚了。

他在夢中擁抱她,摸撫他,她的身材仍然是如此的美妙,細細白白的肉,非常的滑手,
他緊緊的擁著她,互相磨擦,慾火如焚。

然而,他突然觸到硬硬的東西,他張眼細看,原來他的女朋友變了,
美眼成了二個大洞,鼻子也成了三角形的大洞,口齒外露,一身細皮白肉全不見了成了一具骷髏,
他手碰到尖硬是,正是脊椎骨呢!

他大駭。

那骷髏猶緊緊的抱住他,吃吃的笑。

他大驚而醒。

.第三夜的夢.
「蓮鑼」很坦白的告訴我,他一生女朋友無數,最喜歡接吻,
他的接吻很有技巧,能令對方全身癱瘓,給他接過吻的女人,沒有一個不喜他的,
他告訴我,他有過接吻三小時的紀綠,接吻接的渾身疲軟,心昏意亂。

而第三夜的夢,正是接吻的夢。

他夢見在密林追一個女人,很明顯的,他對女人野心個要死,他追到了她,抱住了她,
把她翻轉過來,他的嘴印上她的嘴,舌碰舌,口對口,正是如痴如醉,顛顛倒倒的時候。

然而,他發覺那女人的舌頭變長了。

他發覺女人的舌頭如閃電,而且有刺,一種麻麻的感覺如被電到一般。

他張眼注視,那女人已經不是女人了,而是一條「扁頭」的響尾蛇,
那條蛇的雙目看著他,舌頭伸得非常長,
口中吐出人語,來啊!來啊!來接吻啊!接吻很美妙啊!我的舌頭是甜美的滋味。

那條蛇,朝著「蓮鑼」,吐著蛇信,要「蓮鑼」同牠接接吻。

他又大驚而醒。

「蓮鑼」跑來告訴我三個夢,請我開示:

我說,這是「潛意識之魔」,一個人的過去,他做了許多「無明」的事,
這些種子就保存在心中的最裏面,很簡單的說,這些都是「因緣」的種子,
將來都要結果的,在未修法學佛之前,凡夫的妄想與執著,簡直如山那麼高。
但一接觸到佛法,知道以後不可隨隨便便,要真正修行,要勇猛精進。

然而,以前的欲望,意識的妖魔鬼怪全部要顯現出來了,
白天,你還可以自制一些,不打女人的妄想,
但一到晚上,潛意識爬了出來,爬到腦際,數不清的麻煩魔障全部重演在夢中。
夜夢中,修行人很難降伏自己的意識之魔,便又被搞的倒倒顛顛,爬也爬不起來,
白天修持唸佛的叱,到了晚上可真的付之流水,一去不返,精氣同樣在夜間揮發霍盡。

幸好,我用「白拂」拂了你三下,
我拂的時候唸著咒,希望「潛意識之魔」不吸住你,緊抱住你,
我要用佛法把這條入地獄的生命重新搶回來,
於是當「蓮鑼」正當被「潛意識之魔」蠶食之時。
另一方面,上師的加持及咒語就產生了作用,
上師的加持及咒語,變化了巫婆、骷髏、響尾蛇來警告。

要澈底的洞悉,淫慾就是「巫婆、骷髏、響尾蛇」。
美的就是醜的,生的就是死的,欲就是蛇。
我要在「蓮鑼」發燒的時候,給他一服退燒藥,希望他能真正的醒過來。
世間的一切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
滿足了五欲的快樂,都是非常短暫的,
這些快樂,反而是苦惱的因子而已。

要修行,一定要把「潛意識之魔」先掃除,這三個夢都是充滿了慈悲與智慧的。
一個人若不知佛法修持,一生不停的擁抱美狂舞狂歡狂吻狂樂,如何可以成佛成仙?

我教「蓮鑼」避色欲的妙法。

我若不用「白拂」拂了他三下,他每夜照樣做春夢,
夜夜花心,白天修持,夜晚著魔,
久而久之,矛盾顛倒,一定「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