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陰人的呼喚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058冊《皈依者的感應》

圖/引自網路

住在南美洲「智利」的「蓮靚」,自從皈依後,就勤修「上師相應法」。
她在一所學校當老師,她也介紹幾位西班牙人來皈依「靈仙真佛宗」。

有一日,蓮靚在自己書房讀書,突感疲憊而眠,竟然看見自己的母親顯身相告。

蓮靚的母親,生前未信佛法,一生辛勞,生前是經營養雞場,也兼屠宰雞隻賣,殺生無數。
蓮靚看見母親活生生的站在眼前,穿得非常破舊,神情哀傷,好像貧病交加的樣子。

蓮靚的母親對蓮靚說,「她目前在陰間的地府受罰,因為生前什麼也不信,又殺生無數,
很多很多的生靈均來討債,現在自己連衣物都沒有了,而且疾病連連,
每日罰在地府做苦工,這是不信佛法的報應。
忽一日,有一位鬼卒偷偷告訴她,女兒已經皈依了『靈仙真佛宗』,而且皈依了一位真正的金剛上師,
這位金剛上師的功德最大,假如求金剛上師來超度,就不必在地府受苦。」

蓮靚的母親苦苦的哀求蓮靚。
而蓮靚本人在夢中抱住母親淚流滿面,就這樣的哭醒了。

蓮靚是一位天性很孝順的女孩,當然在夢中見母親之情景,於心不忍,
就想寫信給上師「求求上師超度母親之亡靈」。
但是,她又回想到,這僅僅是一個夢,而且金剛上師救度的眾生又如此多,
上師一定非常忙,祇一場夢就要麻煩上師去超度,
想想母親,又想想上師,覺得決定不下,這樣日子又拖了幾天。

蓮靚猶疑不決的時候,住在蓮靚附近的姐姐,突然有一天登門相告,
原來蓮靚的姐姐也夢見了母親,母親祇在夢中,重複的述說一句話,
這句話是:「淑勻不聽話,淑勻不聽話,淑勻不聽話............。」
這句話重複的說個不停。(淑勻就是蓮靚的名字)

蓮靚的姐姐,因為有如此一夢,趕忙的來告訴蓮靚。
由於如此的符合,蓮靚才決定寫信給上師,
她在信中,把事情發生的經過,說了一個明白,
寄來母親的照片,八字,死的忌辰,及安靈的地址,附帶寄了一些超度買祭品的費用。

我收到蓮靚的信函之後,隨即將蓮靚的母親照片安於密壇,
在佛前獻上最好的妙供養,依法修觀,焚化了疏文。
我祈請了諸佛菩薩,其大意如下:
十方三世的諸佛菩薩,十方常住的大聖賢僧,請以聖眼來慈悲覺照眾生,
但願不捨悲願,請降壇城受蓮靚弟子的妙供養。

今有蓮靚之母,在地府極苦處,身無衣物,無救護援助,疾苦復熬煎,
凡一切生前業障,一一在幽冥復現,己身已不能自主,鬼卒又一一罰她,可算日暮途窮。

現蓮靚,已皈依靈仙真佛宗,由宗主紅冠聖冕金剛上師蓮生密行尊者作證,
願諸佛菩薩放大光明,悲心垂救護,賜上大加被力,令離地府極苦處。

大慈大悲的聖尊,速令彼脫諸苦。
(此時上師持「金剛大悲鉤」作法,以此大悲鉤的法力,
用攝召法,令彼之靈魂,勿隨業障流轉,如世人溺水,而救度者以鉤勾住衣物,拖其上岸一般。)

我在依法修觀之中,幽冥界現出光明,幽冥地府眾鬼卒均合掌,
共唸:「我等稽首蓮聖尊,湛然安住娑婆土,變化上師度凡眾,儘令塵幽皆超生。
我等稽首蓮聖尊,以大音聲談妙法,大能圓滿寂靜道,普令獲得正果燈。」

這幽冥界的鬼卒,皆合掌讚嘆:「西方蓮池海會,摩訶雙蓮池,十八大蓮花童子,白衣聖尊,
紅冠聖冕金剛上師,主金剛真言界祕密主,大持明第一世靈仙真佛宗,盧勝彥密行尊者。」

於是,從空中現出三千大千世界的極樂世界,一剎那間,一條金光照下,
把蓮靚的母親往上提,蓮靚的母親看見一面四臂的白色的觀世音菩薩,面現喜容,頭戴五佛寶冠,
天衣瓔珞,眾寶嚴飾之,而金光是觀音的手中唸珠放射出來的。

蓮靚的母親,也恭恭敬敬的唸:「南摩觀世音菩薩,南摩觀世音菩薩,南摩觀世音菩薩。.........」

依法修觀一星期(七日),功德圓滿。

後來蓮靚,並未再夢見其母,蓮靚的姐姐也未再夢見其母,
祇是蓮靚有一回,禮拜佛堂的白衣觀世音菩薩,
唸白衣大士神咒時,突見白衣大士的頭頂上現出白光。

而白衣觀音菩薩之前,彷彿出現一朵蓮花,而蓮花之上有一人趺坐,
這個人穿蓮靚母親習慣穿的灰色披風,而且樣子像極了母親,就這樣現了一下就不見了。

蓮靚認為,母親因為受了金剛上師的超度,早已出苦得樂,
觀世音菩薩還特別顯示給她看見母親已坐了蓮花。
蓮靚將此事告知姐姐,她的姐姐也認為簡直不可思議,
她的姐姐也曾皈依過活佛喇嘛及金剛上師,她姐姐現在也想皈依「靈仙真佛宗」,
認為紅冠聖冕金剛上師果然是一位真上師,她願意多拜一位真正的金剛上師。

我今天,如此說,真正的金剛上師,其超度的法力是無窮盡的,
真正的金剛上師原是佛菩薩的再來,種種示現,無非是方便引度眾生出苦得樂。

人世間的生、老、病、死及六道輪迴,均是其苦無比,也是八風所動,實在大可悲憫。
上師以一大因緣出現於世間,甘受人間種種的毀謗,一切毀謗皆能無畏,
且度眾生之多,反而更勇猛精進,這正是有實在之證悟者也,
但望人人同皈達彼岸,共證菩提,依教奉行,幽明共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