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湖面上的鴨子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060冊《湖濱別有天》

圖/引自網路

我知道這湖是活的,當然包括了「湖面上的鴨子」。

鴨子們也生存在「閃米密西湖」,在湖畔船邊,在垂枝的樹之陰影,
甚至爬上岸,一搖一擺的走入湖岸的住家。

牠們「呱,呱,呱」的叫著。

美國是一個奇怪的國家,人們對鴨子特別的優待,很少人去吃鴨子,也不得捕捉,
因此,鴨子活得自自在在,無憂無慮。

我在湖面上,看到鴨子在悠游,總是以優美的姿態,在聖浴中洗滌雙翅,徘徊於樹叢或浮萍,不停的游著。
而鴨子的種類也似乎不少,有墨綠色及摻雜玫瑰色的鴨子,像極了水鴛鴦,
那種鴨子,被所有的人們愛慕。

當我面對著湖靜坐。

我想到這些水面上快樂的「水鴛鴦」。
平安與滿足早已在悠游的鴨子身上顯現了出來。
這鴨子有多少聰智?有多少智慧?多少名?多少利?
牠們的喜好祇是水,祇是水中的食物,及象徵快樂語言的「咶噪」。

我想及了「人」每個人,世界上的人,怎麼人就有數不盡的煩惱種子,
人的智慧能抵得上快樂鴨子的智慧嗎?
人的求知,是增加煩惱嗎?
人為什麼永遠也不能滿足?
人的靈魂為何永遠也不能平靜?
人為什麼有罪?
而且人人為什麼會去製造種種的惡業?

「人」與「鴨」,同樣照著太陽的光芒,同樣生存在地球上,同樣有活著的生命,同樣面對著死亡,
而人們追求的智慧、幸福、國家、家庭,真能給予真正的幸福嗎?
生命都是暫時度過的,形狀不一,
但,快樂屬於「鴨子」,煩惱卻是屬於「人」。

「人」的心是不能靜止的,
因此,每一位聖者都遭受了痛苦與折磨的。
不但凡夫如此,聖者亦如此。

而「鴨子」的最深內部,應該是靜止的,只是「水」罷了,只是「食物」罷了,
因此「滿足」就是一種最深內部的快樂。

「人」是不是迂迴而錯誤?

而「閃米密西湖」的「鴨子」是不是對了?

至深內部的生命源頭,什麼才是真實意義的價值?

當我面對著湖,進入靜坐的三摩地,我就穿透了那一層智慧的屏障,
在那奇妙的一剎那,美妙的意識就像穿花蝴蝶,飛舞著,
又像一隻蜜蜂,進入了豐盛的花園,去採釀種種蜜,
這是深奧的,不凡的,是實相的,而非虛幻的,
我知道了「至深內部」的一切,我知道這是完美而高貴的思想。

我甚至可以如此說,我面對著湖,面對著湖面上的鴨子,我進入鴨子的「至深內部」,
我知曉了「湖面鴨子」的生活及語言,知曉了鴨子的行動及其快樂,
知道了鴨子確實是極樂與平安的。

牠們不必從書本上去渴求智慧。

牠們不必刻意的追求聖潔來洗刷自己的惡業。

牠們不必不合相爭的上法庭。

牠們無瑕垢,也不必去洗刷瑕垢。

我確確實實的明白,當真相大白的時候,自性顯現的時候,宇宙與我是相互融合的,
我每日生活在宇宙之中,不祇是接近,也不是接觸,
那是一種安全地,滿足地,永恒地。

我確實知道每一件事,
因為我的心靈活動每探討一件事,就深入到那個創造的源頭,
像諸天諸神,像日月星辰,像人生因緣,像湖面鴨子.........。
我知道宇宙之中的一切一切皆可遊戲變化,
而這遊戲變化就是所謂的「神通」。

現在,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人,他們均向「紅冠聖冕金剛上師」學習,學習什麼呢?

學習神通嗎?
學習靜坐瞑想?
學習成佛?

我將把「閃米密西湖」的體會告訴大家-

有的時候,湖面上的鴨子也給全世界人類的大開示-
安全地。
滿足地。
永恒地。

我們人類的煩惱種子,
那種靈魂的不安,那種罪惡感,
是不是比不上「閃米密西湖」的鴨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