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龍神吐金光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64冊《佛光掠影》

圖/引自網路

告訴大家一個非常祕密的祕密。
上師的每天運動,也是慢跑,上師會在工作稍停的一下子,
從樓上走到樓下來,開了大門,便跑了出去。

跑向西方的小山坡,先跑到三棵巨松之前,禮拜了「龍神」,
然後沿著階梯,繞著寺院而跑,跑到寺前的天公爐,向著「天地」合掌禮拜,
然後轉身,對著寺院的佛菩薩諸尊頂禮,
然後又跑,沿著階梯而下的跑回住家。

上師若時間少,繞寺跑步祇繞一圈。上
師若時間多,則可以多跑幾圈,這是上師的運動,也是全身脈輪的振動。
是「大手印技法」之一。

在慢跑之中,我的作法就如同出家人的「跑香」,
我是一邊唸佛,一邊跑,唸佛不出聲,祇在心裡頭唸。

一九八六年一月的某一個晚上,我又從大門跑了出來,跑到三棵巨松前,
三棵巨松前,正是龍神廟,我對著龍神合掌禮拜,
這一抬頭,一個奇景在眼前出現,在三棵巨松的上空,連著巨松,籠罩著不尋常瑰麗的光華,
那是柔和而且七彩的,正在向外發射迸射。

哇!這像佛菩薩的五彩傘蓋,而且在這傘蓋之下,
隱約的現出一條大巨龍,這不正是龍神的顯現嗎?
此時的周圍,仍然是暗暈的夜色,露氣很重,附近連一個人都沒有,是完全清靜的夜晚。
我當時想,我看到了佛菩薩的五彩傘蓋,又看到了龍神,
我應當跑回家去,叫他們一齊來看,或去叫附近的人家,大家來看龍神,
但,此時我的腳,卻像釘住在地面一樣,一點也無法移動。

三棵巨松的上空,連著巨松頂,就像國慶日的煙火,
這光景勻和瑰麗,我合掌讚嘆,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在五彩傘蓋下的龍神,突然吐出一到金光,非常迅速的由上照下,
就照耀在我的身上,如此的閃了三下,也就是金光籠罩著我,照三次。

照完三次之後,五彩傘蓋不見了,大巨龍不見了,金光也不見了,
三棵巨松的上空,巨松頂,不見了那片光明。
這種「龍神吐金光」,就如同做了一場夢,是一樣的。
剛剛都是存在的,怎麼現在又是暗冥冥的夜,
剛才的一切顯現,是我眼花,是幻覺嗎?

這不是幻覺,而是真實見。

正在這似幻非幻,似夢非夢的玄思之中,心中自然的流露一偈:

清晰的彷彿,
恢弘的金光;
美妙的領悟,
特別的深廣。

我對於自己周圍經常發生離異的事情,並不是很驚奇的,
我如此認為,平常的事情之中,也有很多「不尋常」。
「不尋常」的事情,其實也是平常,我對於「龍神吐金光」,也祇是微微一笑。

然而,我要告訴讀者的是,我想將自己的看見喜悅,
除了自己享受之外,也要逐漸的擴大,也讓所有的人能分享到上師的喜悅,
我誠心的祈願,讓龍神的金光,普遍的照每一個人,將祝福分與他人。

我更盼望,「龍神吐金光」,是一個吉兆,是象徵著和平與幸福及智慧。
而我這位小小的上師,希望兼愛天下,以「無我」來弘揚佛法,先自行學習純潔清淨,
再將一些覺悟的種子遍洒出去。

也許有人以為,龍神不是大神,
但我認為,對於龍天護法,再上到金剛神眾,再上到天帝大梵,
再上到菩薩諸尊,最上到佛,我們要平等尊敬。
都要敬愛一致,不要起分別心。

就像現在的上師度眾生,對富有的,對貧窮的,對健康的,對殘廢的,對美貌的,對醜陋的,
對高慧的,對劣根的,對洋弟子,對華人,對身上發出香味的,對身上發出惡臭的......。
我自自然然的產生一視同仁般的敬愛。
我對人均如此,更何況對「龍神」,我是很恭敬「龍神」的。

現在,我真實的領悟,每一位修道者最先要做的事「啟發恭敬的心」,
先有了「恭敬的心」才有心靈的進步啊!

龍神吐金光,是自自然然的。

因為我每天慢跑去禮拜龍神。

每一位密宗行者,會有靈感得到一些大神的感應啟示,
因為「恭敬」畢竟是心靈進步的第一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