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金潭少棒北京奪冠

捕獸器的安置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71冊《正法破黑法》

圖/引自網路

在西藏的「阿里地區」,今稱「兌巴」。
流傳了一則黑教巫師的故事。

目前西藏,約分五區:

「兌巴」--阿里地區。
「藏巴」--日喀則地區。
「衛巴」--拉薩地區。
「康巴」--四川西部地區。
「安多娃」--青海、雲南、川西。

這五地區又統稱為「博巴」。

而這一則黑教巫師的故事,在阿里地區流傳著,聞者動容。
「阿里地區」甚宜畜牧,有綿羊、山羊、犁牛、牛等,是人們養牧的。

也有青藏高原特殊的野生動物,是完全野生的。

其傳聞的故事,如下:

有一位「賽亞」的黑教巫師,他最擅長的巫術是「預知術」,
這位「賽亞」的黑巫,非常奇特,他可以注視動物走過的足跡,
測知在某月某日,這隻動物又會重新的走過這裡。

於是,「賽亞」便將「捕獸器」置於野生動物必經之地。
「賽亞」放置「捕獸器」有很多處,捕捉的動物種類甚多,
有全身長毛的野牛,有手足均甚長的猿猴,
甚至獅子及熊等等,在他的家中均是獸皮。

「阿里地區」的人都知道,「賽亞」不愁吃,也不愁穿,
因為他有特別的黑巫,他甚至知道要捕捉到何種動物,
而且幾月幾日可以捉到,放下捕獸器之後,真的一絲一毫也不差。

「賽亞」也很喜歡張網捕魚,他唸一種奇怪的咒語,
那些魚就自動的投入網中,樂於被捉。

後來,「賽亞」為了求得更高的巫術,供祭了「風暴之神」,
這神叫「魯陀羅」(Rudra),由神名便可知道這是凶神惡煞,
從此「賽亞」巫師便心神大變,變得凶惡及殘暴。

「賽亞」巫師,僅用心靈力量,便可測知千里距離的一切事物,
他祇要一個人使用過的小物件,一點小東西,或貼身攜帶的東西,
便可測知此人在何處,正在做什麼事,而且預知此人,某年某日會經過某也。

於是,他放置捕獸器。

不是捕野獸,而是捕人。

他先捉殺了「阿里地區」的首富。
因為首富已經很久沒有給供養了。

他第二次殺了「班瑪」的年輕人。
因為班瑪的妻子,是「賽亞」的舊情人。

「賽亞」又捕捉了不少人,從無落空。

「賽亞」成了一位有名氣的黑教巫師,人們將大量的金銀珠寶堆積在他的家門前,
他將捕捉的人,製成骷髏串,吊在門首,將自己的床架,用肩骨製成,
其飲食及水均用頭顱,在在顯示了他的法力。

很多須要殺害仇家的人便去找他。

但很多被捕殺的人親屬非常恨他。

然而,「賽亞」是一個先知,什麼事都知道,
他能在水面上注視著,知道某人對自己有害,便先驅逐他或捕殺。

「賽亞」利用祭物來取媚「風暴之神-魯陀羅」。

後來,「賽亞」被另外的一位巫師所殺害,
這是害人終必害己,惡事做多了,總會得到報應的。

另外一位巫師,先準備多頂帽子,
每一頂帽子均戴過一陣子,然後將帽子一一拋散,四散拋棄。

隨即戴上一頂新帽子,就直接去殺了「賽亞」。

據說,如此一來,「賽亞」在占測這位巫師時,是測不準的,
這位巫師的來去成謎,一回兒東,一回兒西,其意向也不明,
由於頭上戴帽,使髮不外露,就測不準了。

「阿里地區」的「賽亞巫師」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人不可貪心不足。要知足常樂。
學善法,勿學惡法。
強中更有強中手。
任何黑法,也均有法可破。